霁夜凝

【策叶】上弦之月

*由伦桑和仙儿唱的《上弦之月》改编

*点文  短篇

@lucrecia 

*拼命在上学之前肝出来

*以下正文


————当时明月在————


“天道、地道、人道、鬼道、畜生道、修罗道,六道天元,封!”两道声音齐齐响起,随后叶修的脚下便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六芒星,宛若身坠地狱般,四面鬼神。

“叶修,你的灵力已被封印,还不速速投降!”李轩看着悬崖边上那个红衣男子,道。

“虚空双鬼,配合果然不赖,”叶修立于悬崖边,红衣猎猎,嘴上扬着那抹略带嘲讽的笑容,“可是,投降?不可能。”

说罢,叶修纵身一跃,宛如火红的枫叶,坠入崖底。

“叶修哥!叶修!老叶!”兴欣众人寻找着叶修,到了崖底,只见一个刻着‘君莫笑’的纳戒。

细雨迷蒙,微微打落了几朵窗边的樱花,一个男子身着玄衣,倚在窗边,似在假寐。几瓣樱花落于他的肩头,斜风吹着细雨,微微沾湿了他的衣裳。

“唔……”叶修睁开眼,挣扎着欲起身,便看到方才那景。玄衣男子听到他的声音,回头冷冷道:“你醒了。”

那个男子头发散落于肩上,左眼角下有一颗泪痣,据说,泪痣是因为前生死的时候,爱人抱着他哭泣时,泪水滴落在脸上从而形成的印记。叶修呆呆的看了他一会,问:“你是谁?我……又是谁?”

那名男子皱了皱眉,眼中闪过不解,盯着他左脖上黑色的六芒星,并没有回答叶修的问题,而是说:“你才刚醒,先休息。”

“我叫吴羽策,你是叶……”过了一会,男子从外面进来,抬手摸了一下叶修的脸,语气不似刚才那么冷淡,看到叶修右肩上的“秋”,继续说,“叶秋,你是叶秋。”

“叶秋?那我和你是什么关系?”叶修看着吴羽策,问。

“你……是我的妻。”吴羽策愣了一下,随后含笑道。

“哦你的妻啊。什么?我是你的妻?!”叶修淡定的应了一声,反应过来惊得抬头,却撞上了吴羽策含着笑意的眼睛。

“你不信吗?”吴羽策看着叶修那不信任的小眼神,起身,不断逼近叶修。叶修只能不断后退,最后背都靠到了床头。

吴羽策将叶修圈于自己的双臂间,看着叶修那恨不得爬上墙的样子,生了逗弄之心,腾出一只手轻轻捏住了叶修的下巴。

“你……你想……唔……”叶修就看着眼前那张俊俏的脸不断放大,话还未说完,双唇就被堵上,吴羽策的舌头熟练地撬开了叶修的牙,挑逗着叶修的舌与其共舞。叶修的唇边流下银白色的涎水,不知过了多久,吴羽策才放开他。

“你,你干嘛啊?”叶修被吴羽策松开,双唇因为刚刚的激烈而微微张开,反映着樱桃般的颜色;脸颊因为适才的缺氧而变得绯红;双眼氤氲着一层薄雾,瞪着吴羽策。在吴羽策眼里,叶修这动作却显得有着无限风情,本是想捉弄他,却被他这动作弄得情迷意乱。

吴羽策是谁?真汉子啊,所以又吻了上去。然后镜头一黑(bushi,外面的上弦月洒下的月色笼罩着二人。

情至浓时入账里,红帐春宵胜千金。

轻解腰佩落裳衣,薄汗微透素衣衾。

深入浅出难自持,喘息阵阵声不停。

翻云覆雨情意迷,巫山云雨缠绵紧。

 

 

“副将,明明您那么喜欢叶公子,为何不允他出门,而是只让他待在樱园呢?”一个下人跟在吴羽策身侧,问。

“小二你不明白,他本是在天空中翱翔的鹰,现在这一切,不过都只是暂时的。樱园,是我为自己织的一场梦,也是我为他造的一座笼。”吴羽策站在窗边,看着在窗外一袭白衣的叶修,轻声叹道,随后出去,替叶修寻了件披风为他披上,说:“叶秋,外面凉,多穿点。”

次日,吴羽策因为被李轩叫去所以不在樱园。

“小二,嘘,别说。”叶修对着下人小二说,偷偷摸摸的自己溜了出去。小二看着叶修的背影,本来想拦的,但终究还是败在了叶修期望的眼神之下,仍他而去。

“没想到思明州的街市这么热闹啊。”叶修穿着白衣在路上逛着,突然两个男子出现在他的面前:“公子,我家小姐有请。”

叶修见若动起手来自己也没有胜算,于是乖乖的跟着二人上了茶楼。

“叶修哥!”当叶修进入包间时,一个极为美丽的女子扑入了他的怀中,哭的梨花带雨,“我,我总算找到你了!”

“那个,姑娘,我叫叶秋,不是叶修。你可能认错人了。”叶修拍了拍那个女子的背,说。

“我,我是沐橙啊,哥你不记得我了吗?”女子泪眼朦胧的看着叶修,随后一把扯开了他的衣服。

“姑娘你干什么?”叶修很惊奇,就看到苏沐橙手覆上了他肩上的“秋”,说:“不会认错的,你就是叶修。这个‘秋’,是我哥哥替你文上的,你在他的肩上也文了一个‘修’,你就是叶修!”

“可是,羽策说……”

“没关系,哥,这个纳戒,你拿好,”苏沐橙笑了一下,从自己的纳戒中拿出了一个刻着‘君莫笑’的纳戒,递给叶修,“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包括你目前最信任的人。”

叶修看着面前的女生,心里没由来的信任她,于是伸手接过了纳戒,应道:“好。”

虚空殿

“你们快点把叶修交出来!”苏沐橙与白日不同,手中拎着一把大弓,边上兴欣众人也是握着自己的武器,气势汹汹的瞪着虚空众人。

“叶修我们也不知道在哪,你们再怎么逼也没有用。”李轩和吴羽策两人手中各握着太刀,回道。

“好,你们不知道?那就别怪我们了,我们走!”苏沐橙道。

“羽策,你还是好好想想吧。”方锐留到最后,对有交情的吴羽策说。

待到吴羽策回到樱园,叶修便看到了他身上的鞭伤。

“你怎么了?”叶修扑上去扶住吴羽策,问。

“没什么,只是看上去很恐怖。”吴羽策笑着刮了一下叶修的鼻,双眼却蓦地瞪大,抱着叶修转开,“小心!”

樱园里的侍卫都与这些刺客搏击,叶修站在原地,一支箭划破静谧的空气,朝着叶修驰去。吴羽策看到了,一把护住叶修,那支箭便从正面戳入了吴羽策的腹部。

那些刺客被杀光了以后,大夫急急忙忙的救吴羽策。经过一番手术,吴羽策的命被保住了,不过大夫对叶修说:“这种伤只能受一次,再多一次,便是华佗在世,也再难医治。”

“羽策,你没事吧?”叶修拉着吴羽策的手问。

“没什么,我跑的比较快,阎王拉不住我陪他下棋。”吴羽策扯出一抹微笑,伸手摸了摸叶修的头,回答。

叶修不再回话,只是握住吴羽策的手紧了紧。

“只剩七日了。”在吴羽策睡着以后,叶修睁开眼,看着窗外那乌黑的天空,低声道,随后便消失在风中。

七日后

“吴副将,早啊。”叶修坐在窗户上,一袭红衣,听到身后悉悉索索的声音,没有回头,而是道。那声音与前一个月不同,变得慵懒,却带着睥睨天下人的气势。

吴羽策换好衣服,拿出太刀,听到叶修的声音,道:“叶修,你想起来了。”

叶修没有看他,说:“如果我不记起来,你可是要把我软禁一辈子?”

“是。”吴羽策一直盯着叶修的背影,答。

“那别怪我。”叶修手中凭空出现千机伞,朝吴羽策击去,吴羽策用太刀架住千机伞,想透过千机伞看到叶修,可叶修双眼却就是不看他。

“你,不忍心?”吴羽策看到他的反应,手上的动作有些许停滞,问。

“副将可别分心啊。”叶修不答,而是将千机伞一抖,变成了一把战矛,极为犀利的进攻着。二人打斗着,刀相扣,力相角,声不断。

在二人僵持的时候,叶修从千机伞底下掏出了一把匕首,狠狠的插入了吴羽策的腹部。之前的伤口连同此次一起裂开,吴羽策捂住自己的伤口,倒了下去。

“到此为止了。”叶修至今没有去看吴羽策,冷冷道,正准备出门,便听到吴羽策的声音:“别走。”

叶修握了握拳,最后走到吴羽策身边,将其抱起,靠在自己的肩上。吴羽策抬手,描摹着叶修的容颜,从眉毛,到鼻子,再到嘴唇,最后是脸颊,似是要将这份面容刻入脑中一般,笑道:“我…可真是太贪婪了,明明…已经和你…呆了一个月,可我…仍是不满足。叶修…我…喜欢你啊……”

最后一句好似用尽了他一生的力气,话音刚落,那停在叶修脸颊上的手蓦地落下,双眼也慢慢合上。叶修抱着吴羽策渐渐冰凉的尸体,一言未发。

“副将遇袭啦!”整个樱园笼罩着这个声音,而叶修站在一座楼楼顶,上弦月在他的身后,将其衬得愈显妖冶。叶修凝眸看着灯火通明的樱园中,唯一一处未亮起灯的屋子:“梦灭了,也该醒了。”

 

兴欣元年,兴欣打败众方国,成为方国之首。叶修回到思明州,遇到了一个被贩卖的奴隶:“小二?”

那个奴隶抬头,看到叶修,震惊地说:“叶,叶公子?”

“他,我买了。”叶修对那个人贩子说,随后看向小二,“从今日起,你便跟着我。以后也不要叫小二了,你以后便叫……叫思羽吧。”

“谢公子赐名!”思羽对着叶修扣头,二人在思明州逛了一整日,一直逛到上弦月高悬于空中。走着走着,二人情不自禁的到了灯花阑珊的樱园。此刻的樱园丝毫没有叶修离去时的整洁美丽,四处杂草丛生,唯有昔日他住的那座屋前两棵樱树依旧。

“思羽,去拿酒。”叶修说。

“可是公子,您不善饮酒。”思羽记得以前叶修从不饮酒,一沾酒便醉。

“多饮些许,便善饮了。”叶修笑笑,思羽无奈,便去酒肆寻酒。

“羽策……”叶修坐在樱园中的石椅上,每当他想起吴羽策时,便会开始饮酒,慢慢的,那酒量也变大了。

思羽站在叶修边上,看着叶修一杯一杯的喝着酒,拦也拦不住。

“举杯邀月饮,故人夜入梦。羽策,我又何尝不是喜欢你呢?”


————曾照彩云归————


文发不了,我写成诗呢?哇不会搞链接

评论(8)
热度(43)
咸鱼一条,欢迎勾搭,不定时更新。
最喜欢嬴政和叶修了
除非地球大爆炸,否则非嬴政不嫁!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