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夜凝

【喻叶】奇货可居

@陌言 点文

————钟鼓馔玉不足贵————

喻文州,蓝雨之庶子,不复宠,质于诸侯,车乘进用不饶,居处困,不得意。叶修贾临安,见而怜之,曰“此奇货可居”。乃往见文州,说曰:“吾能大子之门。”

文州笑曰:“且自大君之门,而乃大吾门!”

叶修曰:“子不知也,吾门待子门而大。”

文州心知所谓,乃引与坐,深语。

叶修曰:“蓝雨王老矣,方世镜得为太子。今子兄弟二十馀人,子又居中,不甚见幸,久质诸侯。即大王薨,方世镜立为王,则子毋几得与长子及诸子旦暮在前者争为太子矣。”

文州曰:“然。为之奈何?”

叶修曰:“子贫,客于此,非有以奉献于亲及结宾客也。修虽贫,请以千金为子西游,说方世镜立子为适嗣。”

文州乃顿首曰:“必如君策,请得分蓝雨与君共之。”








六月临安,细雨蒙蒙中,恍见一男子撑着油伞,缓行于临安的街市之间。那男子身着一袭月牙袍,与周围杂乱的环境格格不入。分明是面如冠玉的男子,可是路上行人却避如蛇蝎。

“娘,那个穿白衣服的人生的可真好看!”一个小女孩指着那男子,却被边上的妇女一把拍下:“小孩子别乱指!那人可是蓝雨的质子喻文州,我们嘉世的百姓可惹不起!”

喻文州听到妇女所说,不禁苦笑。他不过是蓝雨众多子弟之中的一个,又因自己并没有如同其他人一样优秀的功夫,并得不到重视,不然,何以来到嘉世做质子?他乘的车马和日常的财用都不富足,生活困窘。

如若喻文州是生在和平年代还好,以喻文州温和的性格,嘉世也会礼遇于他;可如今嘉世与蓝雨战乱不断,民不聊生,他区区一个质子,只能受到冷遇。

“公子,奉大王的命令,您若是想出城,必要有大王的手令。”城门的士兵拦住即将走出城的喻文州,冷冷的道。因为嘉世和蓝雨的战争中,嘉世占劣势,昔日繁华的临安城,如今也多了许多残垣断壁。

“我只是途经此处罢了。”喻文州也不恼,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折返回去。

这一幕,尽收入不远处的一个商人眼中。

次日,门可罗雀的质子府竟有人前去拜访,喻文州打开门,就看到一个一袭红袍的男子,手执烟枪站于门口。一双漂亮的眼睛微微下垂,正含着笑意望着喻文州,嘴唇勾起一定的弧度,显得他整个人都懒洋洋的。

“公子可是有什么事么?”喻文州愣神了一会,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问。

男子并没有回答喻文州的问题,而是反问:“公子可想光大您的门庭?我可助您。”

“你姑且先光大自己的门庭,然后再来光大我的门庭吧!”喻文州笑着,准备退回府内。

男子顺势回复:“我的门庭要等待您的门庭光大了才能光大。”

聪明如喻文州,怎么会不明白男子的意思,便请男子入府深谈。

“公子是……”

“在下叶修,是一个来临安做些小生意的商人。”

竟然是个商人吗?可真是令人难以想象,一个商人的眼睛会那么干净。喻文州在心里想,正欲开口,就听到叶修的声音:“蓝雨的王已经老了,方世镜被立为太子。您的兄弟二十多人,而您排行中间,母亲又不受宠,王死后,方世镜继位为王,您也不要指望同您长兄和早晚都在王身边的其他兄弟们争太子之位。”

喻文州点头,这他早就知道:“是这样,可我又能怎么办呢?”

叶修说:“你很贫窘,又客居在此,也拿不出什么来献给亲长,结交宾客。我叶修虽然不富有,但愿意拿出千金来为你南去蓝雨游说,劝方世镜让他立你为太子。”

喻文州于是叩头拜谢道:“如果实现了您的计划,我愿意分蓝雨的土地和您共享。”

在叶修的帮助下,喻文州慢慢的在嘉世建立起了威望,蓝雨的人都开始注意到了这个质子,加上有美人日日吹耳旁风,方世镜愈发重视这个质子。然而战况愈演愈烈,嘉世打算杀掉质子以示威。叶修得知此消息,贿赂了守城士兵,带着喻文州逃出了临安,回到楚庭。

回到蓝雨以后,喻文州展现出的才华令他人折服。一年以后,王薨,方世镜继位,立喻文州为太子。三年后,方世镜退,喻文州继位,封叶修为丞相,同时加封为侯爵,尊为前辈。然而随着叶修的权力越来越大,却遭到了以前的大臣们的猜忌。

“大王,这个叶修,留不得啊!!”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声泪俱下,跪在堂上指着叶修,“此人目无尊法,上朝不穿朝服,还公然将烟枪带入朝中。今日他可如此,谁知他何时会造反啊!”

“叶卿不会造反。”喻文州淡淡的说,却令堂下的大臣一抖。可是这样,却是惹怒了旧臣,其实说实在的,喻文州现在虽已培植了很多部下,可是他们的手上还握有一半的兵权。加上那些战士多半是和他们一起为蓝雨抛头颅洒热血的,纵是喻文州每次的战略都布置得很好,也不及日日相处培养出来的感情。

“你对蓝雨有何功劳?蓝雨封你十万户。你和大王又有什么?而号称前辈。你这人理应迁到蜀地去居住!”一名武将站起来指着叶修的鼻子说。

“我对蓝雨有何功劳?蓝雨的军费开支我一人支付;我与大王又有什么?当年大王重回楚庭是我一路护送。”叶修瞥了那人一眼,随后站起身来,对着喻文州行礼,“大王,微臣已老,无力身担重职,今欲乞骸骨,望大王成全。”

“叶修!”

“大王,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叶修对上喻文州焦急的双眼,勾唇一笑,干净的眼睛中流转着些许精明,“成全你所需要的一切,这本就是我该做的。而且这样,也成全了我自己。”

十日后,丞相府着起大火,浓烟滚滚。待人们灭火后,于其寝室发现一具尸骨,世人皆以为此乃叶修之遗骨。而喻文州也伤心过度,下令查出纵火犯,竟牵连到了数十位旧臣。喻文州天性温和,并未痛下杀手,而是将他们流放。世人皆称道喻文州之敦厚,并未理会那些直呼冤枉的老臣。

十年以后,在喻文州的带领之下,四海已定,歌舞升平,一切似乎都变好了。可不久以后,便传来喻文州崩了的消息。


“叶修,当年你可是真的吓到我了。”湖边,一个一身月牙白的翩翩公子立于树下,看着坐在书上拨弄着湖水的红衣男子。

叶修翻身从树上一跃而下,勾住喻文州的肩,笑嘻嘻的说:“我如果不这样,又怎么能够把那些人扯下来呢?也倒是多谢他们,给了我这个游山玩水的机会。”

“你啊……”喻文州无奈的笑笑,作为一国之君,能让他奈何不了的,这世间估计就只有一个叶修罢了,“对了,当年你为何会选中我?”

“因为你‘奇货可居’啊。”叶修叼着烟枪,懒洋洋地说。

“哦?难道你还打算,将我以高价卖出?”喻文州揽住叶修的腰,笑眯眯地看着叶修。

“我都已经抱得美人归了,还要做什么生意?”叶修回抱喻文州,轻轻的在他唇边烙下一吻。

END

————但愿长醉不复醒————

emmm……龟速更文,莫要见怪

换了种风格?好像有那么点奇怪?

然后……

写不好不要打我呀!!

评论(6)
热度(38)
咸鱼一条,欢迎勾搭,不定时更新。
最喜欢嬴政和叶修了
除非地球大爆炸,否则非嬴政不嫁!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