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霁夜在线咕咕

你生而为王

一叶之秋在孙翔退役以后,又一次转会了。而东家不是别人,正是一叶之秋的起点——嘉世。可是一叶之秋并不是交给嘉世的队长邱非,而是一个新人,路潇。

轮回,曾夺过双冠的一大豪门,在周泽楷、江波涛等人相继退役后,也日益不复昔日之光芒。先前孙翔还在的时候,轮回尚可进入四强。

可孙翔的手速,在已在岁月的蚕食下,不复当年之勇。于是,在十七赛季,孙翔宣布退役时,他们便把一叶之秋一同扔了出去。

因为,他们已经没有足够的能力来支撑两个神级角色,必须从中做出取舍。所以,一叶之秋,便被他们抛弃了。

在孙翔的退役发布会上,孙翔严肃地对着路潇说:“之前我接过这个账号卡时,有人告诉我,收好它;现在,我把它交给你,希望你能收好它。把它当成是你的荣耀,而不是用来炫耀的资本!”

孙翔已经不似当年般肆意张扬,曾经不屑一顾的双眼也变得沉静。他的样貌仍是非常耐看的,可是在面前这个十六七岁的男生面前,却愣生生被压过。

路潇笑笑,嘴角勾到一定角度,让人感觉谦逊有礼却不失朝气:“谢谢孙翔前辈的教诲了。”

明明是那么恭谨的话,那个笑容也是迷死万千少女,可是,都太假了,仿佛是刻意练过的样子。孙翔叹了口气,深深地看了一叶之秋一眼,纵有千般不愿,却仍是交到了路潇的手中。

路潇接过账号卡,眼中闪过讥讽与不屑。呵,所谓荣耀,不就是用来炫耀的吗?既然是神级账号卡,那自然是要用来提高自己的知名度的。

邱非看着眼前这一幕,微微叹了口气。

嘉世

“路萧哥,你的能力比那个邱非大多了,他要不是凭着在这的时间久,他怎么可能一直当队长?”

邱非经过训练室,就听见几个队员围着路潇巴结着,邱非愣了愣,推门走了进去:“有时间说闲话,不如赶紧训练。你们几个,今晚加练。”

几个队员“嘁”了一声,不情不愿的坐回了位置上,而另一位主角路潇却是笑了笑:“队长,他们说的,也是事实啊。”

邱非没有理他,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做训练。路潇讨了个没趣,撇撇嘴,却是玩起了微博。副队长闻理微微叹了口气,变了,新嘉世也开始变成这样了。

“夏大哥,路萧的操作是够的,可是他个人意识太过严重,不适合打团队赛。”闻理对着夏仲天说,邱非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夏中天抿了抿嘴:“可是路潇可以为我们带来足够的利益。”

“为了利益,他已经旷了多少次训练了?”邱非蓦地站起来,看向夏仲天,“他进的是职业圈,不是娱乐圈!”

“小邱啊,我理解你。”夏仲天叹了口气,“可是我再怎么样,我终究是个商人。”

“好一个商人,那随你便吧夏老板,”邱非冷笑的一下,蓦然提高的声音压抑住略微有些颤抖的音线,“闻理,我们走!”

“邱非!邱非!”闻理进退两难,犹豫了一会冲出去追邱非了。夏仲天抹了把脸,瘫坐回椅子上。

闻理跟着邱非,出了嘉世。二人漫无目的的在街上乱逛,竟回到了旧嘉世原址。邱非站在那栋写字楼面前良久,扭头离开。

是夜,邱非躺在床上久久无法入眠,自己十年前,还怨过队长为什么要离开,而如今自己也是感到了这深深的无力感。自己还能坚持多久?邱非不知道,他与叶修终究是不同的。叶修能看得开,可是邱非不行,邱非自己就是一个比较倔强的人。

他想到几年前,自己还是旧嘉世的训练营成员时,面对自己的冷淡,叶修并未生气,而是颇具耐心的教习自己。如果他看到现在的职业圈,他会很心酸吧。

“邱非?你睡着了吗?”门外传来闻理的声音。邱非坐起,将房门打开:“有事么?”

“我……我是来和你聊聊的。”闻理低着头,犹豫了一会,说。

邱非和闻理两人也是搭档了七八年,从他来的时候就知道他想要干什么。邱非略一侧身,让闻理进屋说。

闻理坐到邱非电脑桌前的椅子上,双手不自觉的交握:“今天夏大哥的话,你……你不要放在心上。”

“不,闻理,你还不明白吗?”邱非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夏大哥他已经变了,他不是当年那个什么都已我们为主的大哥了。其实他说的也没有错,商人本来就是重利益的,他这么做他也没有错,只是我不能接受而已。”

闻理站起身,嘴张了张,似乎还打算说些什么,终究是化为了一声叹息。

邱非对他笑了笑:“好了,我又不是什么小孩了,你不用担心我。你快些回去睡觉吧,要是耽误了明天的训练可是要加训的。”

闻理听了,点点头,像只兔子一样跑回了自己的房间。笑话,他虽然是副队长,但是毕竟是跟了邱非那么久的,邱非向来是说一不二的,尤其是加训。

邱非见闻理离开了,脸上的笑意渐敛,回到床上去睡觉了。

 

 

“百花!百花!繁花血景必胜!”

“嘉世!三连冠!嘉世!三连冠!”

邱非睁开眼,就听到一声声声嘶力竭的呐喊,以及简陋的场馆广播传来的“荣耀联盟第三赛季的总决赛现场”。这着实让他有些纳闷,不过作为一个荣耀的职业选手,最重要的自然是荣耀。他马上被大屏幕上的荣耀打斗吸引了。

邱非看到百花的队伍频道上,百花战队队长落花狼藉不惜重复了三遍注意气冲云水向队友强调。

邱非的接受力挺强,说不定自己就只是在做梦呢。这一战的视频他不知道看了多少遍,自然是知道的。这是第三赛季的总决赛现场,也是嘉世拿下第三个冠军,缔造王朝的现场。

而另一边嘉世的队伍频道有一条消息刷过,让全场哗然。

  “当心,他们可能会将你作为突破口。”一叶之秋,也就是叶修,对气冲云水吴雪峰道。

“叶秋他是能看到对方的频道吗?”邱非边上的一个汉子嚷嚷道。这当然不是他能看到,而是判断,是叶修基于经验、意识得出的判断。是有根据,有的放矢的。不过,他究竟是怎么看出来的?是从哪里看出来的?场上场下的人都是一片茫然。

吴雪峰知道百花的意图后,竟是直接冲上去与百花进行较量。在叶修那句“放心去吧,其他交给我”的担保下,毫不犹豫的冲向了百花。

邱非看着气冲云水陷入多方集火的境地,觉得有些眼熟,是啊,在旧嘉世的时候,他们的队长不是经常要顶着这样的压力吗?可是他们的队长,却一次又一次的击穿如此强悍的攻击屏障,为嘉世争取了一次又一次的胜利。然而队里的其他人,却是慢慢的将他孤立,可他却无怨无悔,仍旧任劳任怨的为嘉世服务着。

随着气冲云水退开,一叶之秋闯入了百花的杀阵,百花真正的目的——击杀一叶之秋也就此浮现。

以百花缭乱的烟雾弹作为起势恰到好处地释放。一片烟雾迅速在场内扩散,阻挡着一叶之秋的视角,掩盖着百花战队的行动。

孙哲平的落花狼藉利用冲撞刺击非常突兀却又恰到好处的切换了攻击目标,直冲一叶之秋。百花缭乱的弹花也紧随着他的身形,繁花血景的表演,这才要刚刚开始呢!

但是结果,刺空!

一叶之秋却是避开了落花狼藉的攻击,百花缭乱连忙支援,可一叶之秋的步伐竟连片刻都没有停,他急速逼近百花缭乱,枪炮弹药的攻击,似乎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

 “不,不是没有影响,”邱非马上做出判断,“前辈全部都选择硬抗了!”

 这样做的后果是,一叶之秋最终会掉一些生命,但是却以极快的速度逼近百花缭乱,这个速度可比百花缭乱退走的要快得多。能像叶修这样精准把握到每一击完成走位,那至少说明一点,对弹药专家这个职业,叶修可是相当熟悉。

“前辈,不愧是全职高手啊。”邱非默默感慨,尽管自己早已领略此人的厉害之处,却仍是止不住的想要为他欢呼。

此时气冲云水的推云掌,正中百花缭乱后背。因为百花转火一叶之秋稍得空闲的吴雪峰,立即把握到了战机,为叶修的强攻完成了助攻。被拍到的百花缭乱,直朝一叶之秋飞去,一叶之秋却邪挑出,百花缭乱已被送上高空。

而气冲云水避开了百花的攻击,并推出一记气波弹朝落花狼藉飞去。但是落花狼藉却没有就此被拦住,而是以极其强硬的姿态,冲到了一叶之秋面前。一叶之秋走位闪避开落花狼藉的连斩,挑空的百缭乱竟然始终不落。落花狼藉的攻击,全在他的计算中。

他们的猎杀,被叶修彻底击穿。百花核心繁花血景,被击溃了,以他们为中心的整个百花体系,自然陷入了僵局。

“赢啦!嘉世!三连冠!”嘉世看台上的粉丝们纷纷欢呼,就连的邱非也激动地站起来振臂,打败繁花血景,缔造三连冠王朝,就算看上再多遍也不会过瘾吧。

所有人都在等待他们的队长出来,可是一如既往的,他离开了。

邱非站起来,萧山体育馆他自然是熟悉的,不一会就找到了从选手通道上瞧瞧离场的叶修。

“前辈!”邱非喊着追上去,楞了一下却发现些许不对。

眼前这个因为他的叫声而停下的男生是叶修没错,不过那水嫩嫩的皮肤以及略带疑惑的眼睛很明显就彰显着这个叶修是二十一岁的叶修,是夺下三连冠意气风发的叶修,而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成熟的队长:“你叫我?”

“是的,前……叶修先生,我有些问题想问你。”邱非想想,还是改变了称呼。

“叶修?叶修是谁啊?你别开玩笑,我叫叶秋。”叶修对于一个陌生人知道他的真名明显有些慌张,身子不自觉地往后退后了半步,一双眼睛紧紧打量着邱非。

邱非想起来这时候的前辈还没有改名呢:“抱歉,我说的是叶秋,口胡了。”

叶修看着他,身子稍稍放松了些,却仍是带着警惕:“嗯,你有什么问题吗?”

“嗯……”邱非犹豫了一会,问,“假如有一天,荣耀联盟变得充满利益,所有战队、所有的选手,目的都是为了获得更大的利益,你……”

“不会的。”邱非还未问完,叶修就斩钉截铁的回答,“荣耀联盟的出现,本来就是因为我们对荣耀这个游戏的热爱,在职业选手的心目中,最重要的,就是取得胜利,取得荣耀。”

“有商业加入联盟,使联盟变得开始利益起来,这只是其中的一面。往好的方面想,正因为有了商业,所以联盟有了更多的资金。”

“或许将来有一天,荣耀会因为这样而停滞,但是绝不会出现所有人眼中都只剩下利益的情况。”

“因为还有我,还有我的同伴。只要我们相信,荣耀最重要的是胜利,那就好了。”

叶修侃侃而谈,紧绷的身体也慢慢放松。邱非的双手慢慢收紧,叶修如今的伙伴,都会慢慢退役。而将来的伙伴却是将你陷入孤岛。邱非哽咽了一下:“那……要是那些职业选手都开始迷失本心,为了粉丝,为了热度而比赛呢?”

“那他们并不能算是职业选手。如果他们是为了粉丝为了热度,那为什么要进竞技圈,直接进娱乐圈好了。所有职业选手都是为了胜利,为了荣耀而打的比赛。”

“所有说着自己无条件爱着自己粉丝的,只是因为粉丝带来的利益而已。如果他们真的把粉丝看成一个个体,就不会口口声声说爱了。”

是啊,叶修就是这样一个人,他有一些话说的很直白很伤人,可是却都是大实话。邱非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了好几岁的脸,喉头有些发紧,他猛的退后了一步,朝着叶修鞠了个躬:“谢谢你!前辈!”

“加油吧,邱非。”叶修看着他,笑了,邱非诧异之间,却发现周围的景象变得模糊,唯剩下叶修的那一句邱非回荡。

 

 

“邱非!邱非!”

邱非睁开眼,就看到闻理那张脸,在看到邱非醒来以后,闻理吐了一口气:“吓死我了,今天叫了你半天你都没有应,我还以为你又发烧了呢。”

“没有,睡得有些沉。”邱非摇摇头,起身,“怎么了?”

“今天是全明星周末啊,你怎么连这个也忘了?”闻理问,随后又想了想,“也是哦,你每天都在忙战队的事,能记得才怪。好啦好啦,快起来吧。”

邱非点点头,却一直想着梦中叶修对自己说的话。

夜幕降临,笼罩在大地上,而萧山体育馆却显得热闹非凡。椅子上坐满了年轻的少女,偶有几个男生坐在一起谈论荣耀。

这一次由嘉世主办的全明星周末,不可不谓别出心裁,他们以“追忆”为主题,将每一赛季的总决赛团队赛做成一段剪辑,投放了出来。本以为会有很好的效果,可是现场却充斥着这样的声音:

“什么吗,这种波多野结衣画质的东西也好意思放出来?”

“这打的好没劲啊,整个场面一点也不刺激。”

“要不是为了潇潇小哥哥,我才不会来这里看这么无聊的现场呢。”

“他们以前那些老骨头哪里比得上潇潇啊,潇潇打的整个场面又好看又刺激,不像他们,就连的龙抬头都躲不过。”

嘉世也没有想到会这样,邱非听着那些人们的讨论,非常想要把他们从凳子上拉起来打一顿。你们知道什么是荣耀吗?你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好比赛吗?你们知道龙抬头这个操作是什么时候用最好吗?你们知道场面什么才叫刺激什么叫做酣畅淋漓吗?

其实邱非的疑问也都没有错,在这个场馆里,真正能说清荣耀有多少个角色的没有几个,更别说是看懂比赛了。在这里面,无非是为了这些职业选手的样貌而来,为了他们华丽的比赛效果而来。可笑,为了胜利而采取了战术,就被说成带有贬义的猥琐,这如何不可笑?

好在路潇赶紧出现,救回了全场的热度。路潇对着粉丝们招了招手,比了颗心,就马上让全场沸腾了。邱非揉了揉眉心,荣耀真的是开始停滞了,以往一年提一次等级,而如今距离第十赛季已经过去了七年,仍旧是75级,没有再往上提了。

新秀挑战赛,第一个上台的,俨然是路潇。

路潇笑了笑:“战斗法师迄今为止封神的只有四人,如今职业联盟里还剩下两人。我想要向他们二人提出挑战。”

荣耀联盟中,战斗法师能被封神的,分别是叶修、孙翔、唐柔和邱非。这四人中,留在职业联盟的只剩下唐柔和邱非。路潇这一手算盘打得很好,输了,没关系,他的对手是两个封了神的人;击杀一个,或是胜利,那么就是他的实力超强,他也可以一举跃上神坛。

“天啊,路潇你是打算一挑二吗?”主持人震惊到。

“是啊,七年前叶修前辈不也是一挑二了吗?”路潇笑着答,却引来了很多第八第九第十赛季的一些站在比赛场上的前辈的不满:“他什么意思,他觉得他是可以和叶修前辈相提并论吗?”

邱非和唐柔站了起来,两个平日里针锋相对的人现在都达成了惊人的一致——打死他!狠狠地打!狠狠地灭灭那小子的威风!

“等等,”邱非站在比赛台上,微笑着将话筒接过,“我认为这样有失公平。所以我和唐副队决定,我们两个一起操纵一个角色。”

台下哗然,这也太冒险了。就连路潇的表情也是变了几变。如果这样,他赢了,那是因为邱非和唐柔两人从未配合过;输了,不,他不能输。一句话,把它的性质都改变了。

路潇张了张口准备拒绝,就看到唐柔从邱非手中接过话筒,道:“怎么?还想要我们继续给你放水吗?”

“潇潇上啊!打败他们!打败这个骄傲自负的女人!”唐柔引起了那些女粉丝的不满,纷纷喊道。路潇没有比这时候更想掐死这群粉丝的想法,她们这样无异于是把他往火锅里推,他还不能拒绝,只能硬着头皮同意了。

 “我操纵键盘,你控制鼠标,怎么样?”唐柔问邱非,邱非点点头表示没有异议。

寒烟柔对抗一叶之秋的比赛,就此打响

比赛一开始,一叶之秋和寒烟柔都直冲赛场中心,一相遇,起手都是豪龙破军,两条龙相撞之时,路潇扭转了龙的方向,而寒烟柔的却是强制取消,转而疾走,绕过了路潇的龙。

天击!

一项二十级以下的招式直接打在还处于僵硬状态的一叶之秋身上,路潇震惊的瞪大眼睛。这个时候难道不是两个人一直正面杠吗,强制取消技能怎么回事?

落花掌!

寒烟柔的动作不停,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谁会知道这是两个人一起操纵的结果。

“他们……他们也太卑鄙了吧?!”那群粉丝看到寒烟柔一系列的动作,瞠目结舌。

“他们两个,可都是叶修前辈教出来的战斗法师啊。”台下兴欣战队队长乔一帆看着二人纯熟的配合,脑子情不自禁蹦出了当年他还是微草小透明时,王杰希说的“最土的打法。”就因为二人都是师承于叶修,都是这种基础而扎实的打法,所以二人哪怕没有练过,都可以进行配合的原因。不过,乔一帆却情不自禁的往比赛台上看。

去……去哪了?

一叶之秋四下张望着,也没有发现寒烟柔的位置,他拼命扭着视角,可在观众看来,他那样子的举动,十分可笑。

“这……这是怎么回事?潇潇怎么不打了?”粉丝们又开始七嘴八舌,他们也没几个看得懂比赛的,都处于一片茫然。

“可能,是在等更好的机会吧。潇潇很谨慎的。”

“就是就是!”

其实不光是观众,就连的职业选手中一些新人都看不懂路潇究竟在干什么。只有经验丰富的选手才知道,路潇找不到寒烟柔,攻击不了。寒烟柔使出了叶修的另一个本领——遮影步。

伏龙翔天!

路潇很明显是被打得有些懵,随便撞了一个技能出来,总算发现了寒烟柔的身影,可没想到下一秒寒烟柔就跳水里了。

“怎么了前辈们?是不敢和我打了吗?”路潇在频道中发到,气的老一辈的纷纷想要自己上去揍他一顿,你是眼瞎吗,你的血条比寒烟柔的少多少?选择性的失明了吗?而且人家的法力条,也没有消耗很多啊?

没想到寒烟柔竟然淡定的回了条信息:“呵呵。”

这声呵呵一出来,让老一辈他们纷纷泪流满面:“我说,要不要这么像叶神啊?”

路潇又不淡定了,控制着一叶之秋在连廊上寻找着寒烟柔的痕迹,然后,就被一个不知道从哪来的落花掌打下了水。

“啧啧,一叶之秋在你手里,实在是太糟蹋了。”公共频道上又刷出一条信息。这时候路潇的粉丝也咋呼不起来了。他们是脑残,又不是瞎,怎么会看不出两个角色之间的血量的差异呢?尤其是,路潇从未有过水战的经验。

寒烟柔在水里连轧了一叶之秋好几下,随后在补给氧气时跃出水面。平日里斗志昂扬、威风潇洒的一叶之秋,像极了一条落水狗,头冒出来就被寒烟柔打回去。后面的比赛就这么不疾不徐的过去了。

全场寂静,谁也没想到那个备受关注,一出道就差点取代队长核心位置的新人王路潇,在两个人操纵一个账号卡的充满优势的形势下,输了,而且输的极其狼狈。只要不是眼瞎或者智障,都看得出路潇在这场比赛中连寒烟柔的衣角都未能碰到。

“小子,你还差得远呢”万籁俱寂中,公共频道又出现一条消息,不过这一次却没有人反驳。主持人赶紧跑到邱非那边,发现二人都洋溢着开心的微笑,而且空气中还萦绕着一股淡淡的烟味。

路潇失魂落魄的回到场中央,接过主持人手中的话筒,道:“谢谢两位前辈的指教,我……”随后便被呜咽声代替。

“怎么这样啊,就算厉害,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啊?”路潇的一些粉丝见到自己的偶像哭了,马上不理智的站起来声讨他们二位。

唐柔接过话筒,对着观众席说:“比赛本来就不是作秀,如果你们要看做秀那些娱乐节目都是,没必要这样。路潇他是职业选手,不是娱乐圈偶像,他的本职是比赛,而我们只是处于前辈的身份,进行了教导。你如果有什么不满,没有人拦你,你愿意走就走。”

“你!那你不还是靠我们粉丝活的?你们打比赛,不是为了给我们看的?”那个女生气闷,喊道。

邱非接过唐柔手中的话筒:“不,说实在的,我们打比赛,都是为了我们自己。”

场下无人回应,随后一个戴着口罩的男子站起来鼓掌。

“叶修前辈……”

不论何时何地,只要你在,你就是我们的信仰,纵使这一切都会变,只要你不变,我们就都随着你。叶修,你生而为王,这荣光,终究为你加冕。



在学校打的有些匆忙,叶修生日快乐!

评论(2)
热度(54)
咸鱼一条,欢迎勾搭,不定时更新。
最喜欢嬴政和叶修了
除非地球大爆炸,否则非嬴政不嫁!

关注的博客